<table id="gvv6r"></table><big id="gvv6r"><span id="gvv6r"></span></big>

  • <big id="gvv6r"></big>
  • <blockquote id="gvv6r"></blockquote>

    <pre id="gvv6r"><ol id="gvv6r"></ol></pre>
      <blockquote id="gvv6r"><p id="gvv6r"></p></blockquote>
    1. <big id="gvv6r"></big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gvv6r"></menuitem>

        企業文化
        Corporate culture

        聯系方式
        Contact us

        廣東自遠環保股份有限公司
        電  話(Tel):19128435215

        傳  真(Fax):0753-2513793
        地  址:廣東省梅州市梅縣扶大高新區三葵
        聯系人:江小姐
        郵  箱:mzhbzp@163.com
        郵  編:514700

        學習交流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學習交流
        智伯的覆亡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4/3/28 16:31:50 來源: 瀏覽次數:276
        < 返回文章列表

        智伯的覆亡

        (張國剛《〈資治通鑒〉中的歷史智慧》)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是《資治通鑒》講的第一個故事。

        智伯(公元前506-前453)是春秋末期主持晉國國政的權臣,是智氏家族的大家長。當時,智氏與趙氏、魏氏、韓氏四大家族掌控著晉國的大權,智伯執政后,晉國朝政呈現出智氏一家獨大、力壓三卿的局面??墒呛髞碓跁x陽之戰中,實力最強的智氏反倒落敗-智伯被殺,智氏家族滅亡,領土也被其他三家瓜分殆盡。事情為什么會這樣呢?

        一、伏筆:選誰來當接班人

        【通鑒識讀】

        智果曰:“不如宵也?,幹t于人者五,其不逮者一也。美鬢長大則賢,射御足力則賢,伎藝畢給則賢,巧文辯惠則賢,強毅果敢則賢,如是而甚不仁。夫以其五賢陵人,而以不仁行之,其誰能待之?若果立瑤也,智宗必滅?!薄顿Y治通鑒》卷一

        從選定接班人的那一刻起,智氏、趙氏兩大家族的命運就開始走上截然相反的道路。

        晉國是周成王“桐葉封弟”而建立的諸侯國。周武王死后,他的兒子周成王繼位,弟弟周公旦輔政。年幼的周成王有一次與弟弟叔虞玩耍,把一片桐葉剪成玉圭形狀,送給叔虞,開玩笑說:“把這個分封給你!”周公提醒他,天子無戲言。于是,成王將黃河東邊一塊叫作唐的地方分封給叔虞。叔虞因此又稱唐叔虞,姬姓晉氏,叔虞之子燮繼位后,改國號為晉。

        晉國是春秋時期的大國。但晉悼公之后,由于國君平庸,駕馭能力不濟,晉國的六卿-范氏、中行氏、智氏、趙氏、魏氏、韓氏六家坐大,晉國雖然外面的架子還在,但內部的分裂日趨嚴重。到了晉定公時期,六卿內斗越發激烈,范氏、中行氏兩大家族被瓜分消滅,剩下智氏、趙氏、魏氏、韓氏四大家族掌控晉國的大權。其中尤以智氏家族權勢最為煊赫。

        但是,智氏家族在選擇繼承人的時候,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,這為強大的智氏家族以后的滅亡埋下了隱患。

        當時,智宣子決定選嫡子智瑤為嗣卿。族人智果不同意,他認為智瑤雖然有五大優點-美鬢高大、射御兼通、才藝超群、善辯能文、強毅果決,但有一個致命的缺點-不仁,即為人刻薄寡恩,缺少仁德之心。懷著不仁之心,用才能去駕馭別人,誰能忍受得了呢!智果甚至斷言道:“如果真的立智瑤,智氏家族一定會滅亡?!钡?,即便族人如此激烈地反對,智宣子最終也沒有改變想法。

        與智宣子相反,趙氏家族在考慮接班人選的時候,表現謹慎穩重得多。

        趙簡子有兩個兒子,大的叫伯魯,小的叫無恤。趙簡子決定先考考他們,再決定選誰做繼承人。他把兩支寫著教導青年修身自勉的“訓誡之辭”的竹簡,分別交到兩個兒子手上,囑咐他們把竹簡上的內容牢記在心并保管好竹簡。三年之后,趙簡子再問起他們,發現大兒子伯魯把“訓誡之辭”忘得精光,竹簡也不知所終;小兒子無恤卻背得滾瓜爛熟,竹簡也隨身帶著。于是,趙簡子認為無恤更賢明,就把他選為繼承人。趙無恤就是后來的趙襄子。

        在選擇繼承人的問題上,智宣子和趙簡子作出了不同的選擇,前者不顧族人的反對,堅持“立嫡”;后者則打破周制,選擇“立賢”。從選定接班人的那一刻起,智氏、趙氏兩大家族的命運就開始走上截然相反的道路。

        二、沖突:智伯挑起了戰爭

        【通鑒識讀】

        智伯請地于韓康子,康子欲弗與。段規曰:“智伯好利而愎,不與,將伐我;不如與之。彼狃于得地,必請于他人;他人不與,必向之以兵。然后我得免于患而待事之變矣?!笨底釉唬骸吧??!笔故拐咧氯f家之邑于智伯,智伯悅?!顿Y治通鑒》卷一

        從者曰:“長子近,且城厚完?!毕遄釉唬骸懊窳T力以完之,又斃死以守之,其誰與我!”從者曰:“邯鄲之倉庫實?!毕遄釉唬骸翱C裰酀梢詫嵵?,又因而殺之,其誰與我!其晉陽乎,先主之所屬也,尹鐸之所寬也,民必和矣?!蹦俗邥x陽。 ——《資治通鑒》卷一

        趙氏的拒絕讓智伯很惱火,他聯合韓、魏兩大家族出兵攻打趙氏。

        智宣子去世后,智瑤繼承了他的爵位,世稱智襄子或智伯。智伯主持晉國國政,處事強霸驕橫。

        有一次,他與韓康子、魏桓子飲酒,在席上戲弄了韓康子,又侮辱了韓康子的家臣段規。智果知道后,警告他說:“您侮辱了別人而不提防人家報復,大禍就要臨頭了!”智伯傲慢地說:“災禍只能由我降給別人,我不興起災難,誰敢膽大妄為呢!”智果無奈,不再言語。

        智伯越發膨脹。公元前455年,他假借晉侯之命,以恢復晉國霸業為由,向趙、韓、魏三卿各索取一個萬戶之邑。

        對于這個要求,韓康子自然不同意。輔臣段規卻勸說道:“智伯貪圖財貨,剛愎自用,如果不答應他的要求,他一定會率兵攻打我們:而答應他的要求獻出土地,不僅能使韓氏免于禍患,還能把禍水外引。智伯這次順利地得到了土地,一定會更加傲慢,進而把矛頭指向他人,到時我們可以靜觀其變?!表n康子覺得很有道理,就給了智伯一座萬戶的城邑。

        魏桓子一開始也覺得智氏無故索要土地,實在是欺人太甚,打算拒絕,但他的輔臣任章卻建議先采用驕兵之策麻痹智氏,再暗中結交利害攸關的盟友,共同對付智伯。他說:“平白無故就索要別人的土地,這必定會引起其他家族的畏懼;我們答應他的要求,他一定會更加驕橫。他因驕橫而輕視他人,我們因畏懼而團結一致。如此一來,智氏不會長久了?!崩现\深算的魏桓子明白了任章的用意,也痛痛快快地把一座萬戶之邑給了智伯。

        但是,面對趙氏家族時,志得意滿的智伯碰了釘子。趙氏堅決抵制智伯索地的要求,說:“先祖留下的祖業,怎么能隨便割讓給他人!”趙氏的拒絕讓智伯很惱火,他聯合韓、魏兩大家族出兵攻打趙氏。

        面對來勢洶洶的智氏聯軍,趙襄子有三個戰略要地可以避難:長子、邯鄲和晉陽。長子城高池深,邯鄲糧草豐足,但趙襄子都不去,而選擇去晉陽。他認為城高池深,說明老百姓的徭役繁重;糧草豐足,說明老百姓的賦稅沉重,都不足以依恃。相反,趙簡子在世時,命尹鐸治理晉陽,輕徭薄賦,晉陽人心最可依賴。于是,趙襄子選擇晉陽作為自己抗擊聯軍的基地。

        當趙襄子逃奔晉陽之后,智伯率領三家聯軍把晉陽城圍得水泄不通。不過,趙襄子憑借晉陽地險與人和的優勢,和敵軍周旋了一年多。后來,智伯趁夏季山洪來臨,掘晉水汾河之壩,水灌晉陽。面對如此嚴峻的形勢,晉陽軍民依舊同仇敵愾,毫不動搖。

        三、覆亡:智伯的致命錯誤

        【通鑒識讀】

        三家以國人圍而灌之,城不浸者三版。沈灶產蛙,民無叛意。智伯行水,魏桓子御,韓康子驂乘。智伯曰:“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國也?!被缸又饪底?,康子履桓子之跗,以汾水可以灌安邑,絳水可以灌平陽也。——《資治通鑒》卷一

        臣光曰:智伯之亡也,才勝德也。夫才與德異,而世俗莫之能辨,通謂之賢,此其所以失人也。夫聰察強毅之謂才,正直中和之謂德。才者,德之資也;德者,才之帥也。——《資治通鑒》卷一

        領導者關鍵的本事在于識大體、善用人,但智瑤狂妄霸道,誤判形勢,輕視對手,決策上不明是非,這些都犯了領導者的大忌。

        在戰爭相持的關鍵時刻,與趙氏軍民團結一心截然相反,三家聯軍內部各懷異心。

        智伯乘車巡視水攻的情形,他坐在最尊貴的左側位置,魏桓子在中間駕車,韓康子在右側持兵器護衛。三位卿大夫都是主君,關系卻不平等。望著被大水浸沒的晉陽城,威風十足的智伯得意揚揚地說:“哎呀,我今日才知大水足以亡人國??!”智伯的話引起了魏桓子和韓康子的憂慮-智伯今天可以淹晉陽,日后也可以用汾水淹安邑(魏都)、用絳水淹平陽(韓都)??!

        魏、韓二子的異樣被智伯身邊的謀士締疵察覺到了,待兩人走后,他提醒智伯說:“魏、韓兩家一定會背叛您!晉陽城破在即,他們不僅沒有喜色,反而憂心忡忡,不就是擔心唇亡齒寒,趙氏滅亡,下必及于韓、魏嗎?”

        第二天,智伯用這番話質問魏桓子和韓康子。兩人矢口否認,辯解說:“這一定是有人充當趙氏的說客,想讓您懷疑我們從而放松對晉陽的攻擊。我們都盼望著早日分享趙氏的田土呢,怎么會去做危險的傻事冒犯您呢?”智伯相信了他們的解釋,再不理會締疵的勸告。

        就在此時,被圍困在晉陽城的趙襄子決定反擊。他秘密派人出城,游說韓、魏兩家,曉之以情,動之以理,將三家命運緊緊捆綁,趙氏若亡,韓、魏不保!智伯的跋扈早已引起眾怨,三家一拍即合,約定好日期,決定采取聯合行動,反攻智氏。

        公元前453年的一天夜里,趙襄子派人殺死守堤的官員,掘開水壩,倒灌智氏駐軍營地。大水洶涌而來,智氏軍隊頃刻間亂成一團,韓、魏兩軍趁機從側翼進攻,趙襄子率領趙軍從正面猛攻,大敗智氏軍隊。最后,智伯被殺,智氏家族滅亡,三家盡分其土地。五十年后,魏、趙、韓三家被周天子正式封為諸侯。

        智氏滅亡的禍根,其實早在智伯被選為接班人的時候,就暴露出來了。智伯雖然有五大優點,但這些只是個人的技能,并不是領導者最重要的本事。領導者關鍵的本事在于識大體、善用人,反觀智伯,狂妄霸道,誤判形勢,輕視對手;決策上不明是非,不聽謀士正確的諫言……這些都犯了領導者的大忌。

        此外,智伯在外交上也犯了錯誤。他言語不謹慎,行為太張揚,引起了盟友韓、魏兩家的疑忌,臨時的“統一戰線”霎時解體,已方三對一的優勢,變成了與敵方一比三的劣勢,怎么能不敗呢!

        司馬光結合智伯之死,對領導者的德才問題發了一通議論。他首先對“才”和“德”做了區分:聰慧明察、剛強堅毅之類屬于才能,公正耿直、平和中庸之類屬于德行。在他看來,才能是德行的憑借,德行是才能的主帥。他進而把人分為四類:德才全備的是“圣人”,德才全無的是“愚人”,德行勝過才能的是“君子”,才能勝過德行的是“小人”。他認為在用人時,假如沒有圣人、君子,那么寧可任用無才無德的愚人,也不能任用有才無德的小人。因為才能對于惡人,如同虎添雙翼。自古以來,才有余而德不足,導致家破國滅的事例實在是數不勝數!


        上一篇:魏文侯的治術
        下一篇:吳起的人生悲劇
        日韩免费在线一级A片视频|日本少妇黄色视频在线观看|日韩精品作爱视频|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下一篇
        <table id="gvv6r"></table><big id="gvv6r"><span id="gvv6r"></span></big>

      1. <big id="gvv6r"></big>
      2. <blockquote id="gvv6r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<pre id="gvv6r"><ol id="gvv6r"></ol></pre>
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gvv6r"><p id="gvv6r"></p></blockquote>
        1. <big id="gvv6r"></big>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gvv6r"></menuitem>